二人麻将技巧
好人陳伯輝的軍旅深情
2019-08-05 09:13:00  

  他是一名從老山前線槍林彈雨中歸來的老兵,他是從英雄部隊轉業進稅務戰線的普通一員,他和戰友們獲得“中國好人”先進集體的殊榮。他踐行不變的初心,一句戰友間的生死承諾,他堅守了35年......

  

  隨著八一建軍節的臨近,從部隊轉業至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稅務部門的陳伯輝又開始忙碌起來。盛夏酷暑,他在兌現35年前云南戰場貓耳洞里的那句戰友間的生死承諾,替犧牲的戰友為國盡忠、為父母盡孝。

  “媽媽,兒子伯輝來看您了!”當陳伯輝拎著食品來到戰友朱逢明烈士家中,看望他92歲的老母親時,母子倆格外親切,村間這套別墅式小洋房里頓時熱鬧起來。

  “兒啊,多虧你和逢明戰友們幫我蓋起這幢新房。如今空調也用上,再熱的天氣我也不怕了......”老人邊熱情地招呼陳伯輝進屋,邊不停地嘮叨著這么多年兒子們對她的好。

  陳伯輝走到客廳桌子上擺放著戰友朱逢明烈士的遺像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三個躬,昔日往事也頓時在腦海里回蕩......

  1984年7月,剛入伍不久的陳伯輝和300多名如東籍戰友跟隨部隊從杭州奔赴云南老山前線,參加那場震驚中外的對越自衛還擊戰,打出了國威,用青春和熱血染紅了獵獵飄揚的“八一”軍旗。然而,有18條鮮活的生命卻長眠在祖國的南疆,18位烈士的英名鐫刻在如東烈士陵園,18個可愛的士兵定格在相仿的年齡——十八九歲。

  臨戰前,這些鐵血男兒互道珍重,彼此囑托:假如我“光榮”了,請幫我照顧父母。部隊凱旋時,聞名全軍的“硬骨頭六連”16勇士之一的秦德本的母親趕到軍營,因到處尋不著兒子哭得天昏地暗。“娘,別找了,德本已經犧牲了,從今往后,我們就是您的兒子。”當昏厥的秦媽媽醒來,看到兒子生前眾多如東籍戰友陪在自己身邊時,悲痛欲絕的心有了莫大的安慰。

  為完成烈士生前的囑托,為兌現對烈士父母的承諾,陳伯輝這群從老山歸來的同鄉老兵們,各盡所能,把18位烈士的父母當作自己的父母,一直默默地關心照料著這些痛失愛子的老人,誰能想到,時至今日竟堅守了整整三十五年。“德本的戰友們每年都來看望我們,送吃的、送穿的,過年總要給個紅包,平時還常常打來電話噓寒問暖,真的跟我的兒子一樣親!”87歲的秦媽媽總是這樣動情地對鄰里們介紹說。

  常言道:每逢佳節倍思親。但在陳伯輝的心中,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如何過節,而是如何替犧牲的戰友回家,讓烈士父母也能享受節日的歡樂。在犧牲的18名如東籍戰友中,當年19歲的陳飛犧牲時離陳伯輝堅守的陣地最近。他倆高中時一起讀書、一起參軍、一起參戰,血與火的戰場上,這對親如兄弟的戰友被分在同一個連隊,帶領兩個班同守一方陣地。

  在一次防御戰中,兩人分別率領各自的班在兩個山頭防御,相隔數百米。氣候悶熱、空氣潮濕,戰士們皮膚潰爛、瘙癢,生死線又被敵人封鎖住,供給上不來。在嚴重缺水的情況下,戰士們只能啃干糧保持體力,苦苦支撐,喉嚨都煙熏火燎似的。班長陳伯輝看著戰士們痛苦的樣子,十分心疼,試著聯系陣地相鄰陣地的陳飛能為戰士們送點水。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我就看見一個身影穿過雷區一點一點艱難地爬過來,我的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是陳飛送來了他們班節省下來的兩聽橘子罐頭!我當時激動得說不出話,只是狠狠擁抱了他一下。接過生死線上送來的兩聽橘子罐頭,戰士們邊吃邊掉下熱淚。”陳伯輝哽咽地回憶說,終生難忘的一幕也永遠定格在他記憶中。

  當天夜里,陳飛便倒在了越軍的槍林彈雨中。陳伯輝聞訊后悲痛萬分,獨自爬到陳飛駐守的陣地,趴在陳飛尸體旁嚎啕大哭,并立下承諾替犧牲的戰友盡忠盡孝。此后,每次回鄉探親,陳伯輝一放下行囊,首先去看望陳飛的父母,背囊里最多的,是給陳飛父母帶的物品,直至前幾年為兩位老人離世送終。

  2001年8月,陳伯輝從部隊轉業,進入如東縣稅務部門工作,成為一名基層一線的稅務新兵。脫下了軍裝,他把在軍旅生涯中獲得的精神財富轉化為迎接挑戰、奮發進取的勇氣和動力。他說:“剛到稅務部門時,自己什么業務都不會,不會怎么辦呢?學呀!我們當兵出身的人就是不怕難。”

  35年過去,彈指一揮間。如今,戰友和同事們談起平時熱心助人、鉆研業務的陳伯輝總是贊不絕口,如數家珍。

  他曾作為稅收管理員服務著兩個鄉鎮的企業,100多公里的海岸線、50多公里的灘涂養殖范圍,春夏秋冬,他騎著摩托車走鄉串戶,宣傳稅收政策,解決涉稅問題,成為當地百姓和納稅人公認的好人。在江蘇世紀燎原針織有限公司的車間里,至今仍保留著10多年前時任稅收管理員的陳伯輝幫企業安裝的稅收宣傳大喇叭。這家企業已經將分公司開到緬甸,成為了鄉鎮企業中走上“一帶一路”的先行者。企業負責人黃繼石指著忙碌的生產線感慨地說:“這些年,我們企業的發展壯大,多虧了好人陳伯輝的跟蹤服務,他始終將企業發展的事當成自己份內的事,企業遇到涉稅問題,總是第一個想到他幫助解決。”

  戰友黃衛軍1985年1月15日在攻打無名二號陣地的戰斗中英勇負傷,傷殘回鄉后。陳伯輝即登門看望,鼓勵他利用家鄉墾區廢棄灘涂發展水產養殖。沒有資金,沒有技術,陳伯輝一面幫他籌資,一面請來水產養殖專業戶當黃衛軍創業致富的師傅。“在伯輝幫扶下,我頭一年就養了20畝大棚蝦,但由于狂風摧毀大棚導致幾十萬元投資打了水漂。在我打退堂鼓的時候,伯輝來了,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養殖南美白對蝦是個高風險、高收益的項目,就像打仗攻山頭那樣,你只有勇往直前,才會贏得勝利。半途而廢,只會吃敗仗。”黃衛軍回憶說,當時東山再起,缺少投資,陳伯輝和戰友們幫助他度過了難關。養殖的第二批蝦投苗后,黃衛軍拖著傷殘的身體,睡在池塘邊上,日夜管護,終于迎來豐收,畝收益突破1萬元。點著一疊疊票子,黃衛軍堅定了不等不靠不要奔富路的信心。2013年,黃衛軍開辟新的養殖場,由于工人消毒不嚴,導致160畝蝦全軍覆滅,直接經濟損失100多萬元。就在黃衛軍棄養之際,陳伯輝又來到養蝦場,幫他分析得出新招工人沒有技術培訓就上崗的失敗原因,勉勵他吸取教訓重振雄風。就這樣,陳伯輝一路幫扶,黃衛軍養殖項目逐步壯大,今年墾區灘涂大棚養蝦發展到400多畝,年產值達到3000多萬元,還吸收5名就業無門的村民務工,每人年收入5萬多元。曾在同一連隊并肩作戰的戰友黃先權是名6級傷殘軍人,1989年底退伍回鄉務農,生活很艱苦。陳伯輝得知后登門看望,并建議黃先權做餐飲服務業,同時出錢幫他聘請了廚師傳業授道。目前,黃先權經營的餐飲服務業擴大到全縣5個鎮。這對夫婦不僅在縣城買了新房,還開上轎車,一家人過上了幸福的小康生活。

  一番番春秋冬夏,一載載苦樂年華。每當看到一戶戶企業在他和同事們的精心服務下發展壯大、想起那一個個烈士親屬在他和戰友們的關愛下走出失子悲痛時,陳伯輝總是感慨萬千,切身體會到肩上的重擔和責任,在平凡的崗位上樂于奉獻、報效祖國,用不變的初心告慰英靈將是他一生的追求。

  (江蘇省稅務局 孫軍)

來源:中國縣域經濟報   編輯:李寧
星級評定:
二人麻将技巧 重庆百变王牌中奖技巧 翡翠主播赚钱吗 黑龙江福彩p62最新开奖 澳洲幸运5开奖公告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的 德甲联赛联赛 安徽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华彩彩票游戏 全年固定公式规律2 黑龙江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