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麻将技巧
用戶登錄    
省法院和省婦聯共同發布2017年度江蘇法院婚姻家庭典型案例
2018-03-08 15:36:14  

    婚姻是情感的紐帶,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婚姻家庭關系與人民群眾休戚相關,為社會所普遍關注。近年來,江蘇法院家事案件保持高位運行,平均每年均在10萬件以上,2017年度,江蘇法院新收一審家事案件123877件,審結125380件,同比分別上升2.98%4.10%

    江蘇法院嚴格按照習總書記強調的“家庭建設‘三個注重’”要求,充分發揮家事審判權益保障、情感治愈等職能作用,致力于推行家事審判工作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試點工作,積極探索,大膽創新,更新理念,改革機制,完善程序,創新方法,形成了具有江蘇特色的家事案件審判模式,取得了豐碩成果。值三八婦女節來臨之際,省法院與省婦聯共同向社會各界和廣大群眾發布家事審判十大典型案例,弘揚維護和諧家庭社會風尚,彰顯司法公正。

家事調查員參與  揭開訴訟背后的故事

【案情】

    劉某(男)與朱某(女)于婚后生育一子劉某某。因家庭瑣事及經濟原因,夫妻關系不睦并引發肢體沖突。此后劉某起訴至法院,要求離婚并撫養劉某某。劉某長期在外地,訴訟中,未經朱某同意將劉某某帶回浙江老家居住生活。

    為確定劉某某的撫養權問題,南京市棲霞區人民法院委托區婦聯對劉某某的撫養情況進行調查。區婦聯派出調查員調查后出具了調查報告,載明:劉某某此前基本由朱某一人撫養,劉某回南京后很少回家,也不承擔家庭義務;劉某某上幼兒園期間基本上由朱某負責接送和孩子的全部生活,朱某也注重孩子的英語和數學方面的學習培養。劉某趁朱某不備用劉某某喜歡的平板電腦將其哄走,朱某得知后多次聯系劉某,劉某不接電話不回短信。區婦聯認為劉某某由朱某撫養更為有利。

    南京市兩級法院均認為根據雙方的舉證及區婦聯的調查情況,可以看出劉某某從小主要隨朱某生活,母子感情深厚,而劉某未經朱某同意擅自將劉某某帶到浙江老家生活,導致雙方在撫養和探望劉某某的過程中發生爭執,不利于劉某某的健康成長。為更有利于劉某某的成長、教育,使其有一個穩定的生活、學習環境,法院判決劉某某由朱某撫養。

【點評】

    家事審判制度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就是探索建立家事調查員制度。家事糾紛不同于其他民事糾紛,它是發生在具有親屬關系的社會成員之間的人身或財產糾葛,具有倫理性、隱秘性、公益性、復雜性等特征。家事案件普遍存在證據收集難、案件事實查明難等問題,同時,家事案件往往涉及婦女、兒童、老年人和其他利害關系人的合法權益保護等社會公共利益問題,不能完全采取當事人主義,必須實行國家職權干預,深入細致地調查家事糾紛發生的深層原因和事實真相。江蘇法院立足家事審判實際情況,積極借鑒域外有益做法,不斷總結家事調查的實踐經驗,大膽探索適應家事審判自身特點的專門化審判程序,與司法局、團委、婦聯等多部門聯合建立家事調查員制度,充分發揮相關部門的工作優勢和人才優勢,在心理學專家、婦聯干部、社區工作者、人民調解員等具備豐富群眾工作經驗和社會閱歷、有專門的調查技能和職業素養、對家事調查工作具有高度熱情的群體人員中擇優選聘家事調查員,通過走訪、調解等方式了解當事人的性格特點、家庭關系、情感經歷及婚姻家庭狀況,探究糾紛發生的根本原因,協助法院進行家事糾紛調查取證,形成調查報告,提出糾紛解決建議,為法院裁判提供重要參考依據,逐步實現家事調查員制度的統一化、規范化、法律化,促進家事糾紛得到公正、高效的處理,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

心理咨詢專業評估  護航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案情】

    胡某(男)與吳某(女)原系夫妻關系,雙方生育一女露露(化名)及一子樂樂(化名)。胡某與吳某離婚后,確定露露由吳某撫養,樂樂由胡某撫養。但露露并未隨吳某生活,而是一直由胡某父母照顧。胡某訴至法院,要求將露露變更由胡某撫養,樂樂變更由吳某撫養。案件審理過程中,吳某將露露帶走,法院遂駁回了胡某的訴訟請求。判決后不久,露露再次回到胡某家中生活。胡某再次訴至法院,要求變更兩子女的撫養權,而吳某堅持不愿撫養樂樂。胡某常年在外務工,露露、樂樂一直跟隨胡某父母生活。

    由于胡某多次訴訟要求變更兩子女的撫養權,為徹底化解糾紛,改善親子關系,宿遷市宿豫區人民法院委托心理咨詢師對露露與樂樂進行心理評估。心理咨詢師從兩子女不同的成長階段所需的不同情感進行專業分析,形成書面評估報告,法官參考該評估報告依法判決露露與樂樂均由胡某直接撫養,吳某每月支付撫養費1000元。雙方服判息訴,露露與樂樂的生活終于安定下來。

【點評】

    家事糾紛具有強烈的情感因素,涉及心理學、社會學等多方面的專業知識,在案件審理中探索心理疏導全程介入,這也是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創新的一個重要方面。目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和省法院的改革試點要求,江蘇法院陸續建立健全了心理咨詢師介入家事案件審理的工作機制,在審理家事案件中特別對身份關系案件的當事人及未成年子女開展心理疏導和干預,引導其樹立正確的價值觀,促進其身心健康。定期開展聯絡心理矯治專家工作,聽取專家建議和意見,解決實施心理矯治介入過程中的問題和不足,不斷完善心理矯治評估、預案、啟動、疏導、反饋等流程規范,提升心理矯治工作成效。本案中,宿遷市宿豫區人民法院即設立了心理咨詢室,與宿遷市未成年人成長指導中心建立聯系,組建心理咨詢師團隊,引入專業人員,借助專業力量,及時為當事人提供心理疏導、心理測評等服務,舒緩當事人負面情緒,幫助當事人改變錯誤認知、解開心結,并為審判工作提供參考意見。本案糾纏許久的未成年人撫養問題,在心理咨詢師介入并提供專業意見的情況下得到妥善解決,無疑是心理咨詢專業評估在家事審判方面有所作為的一個成功例證。2018年3月,省法院在與東南大學共建全國首個家事審判心理學重點研究基地的基礎上,組建心理咨詢人員專家庫,并制定出臺了《江蘇省家事審判心理學重點研究基地專家庫成員心理疏導工作規則》,使心理咨詢介入家事審判工作機制進一步規范化、制度化。

家事調解全介入  打開心結解糾紛

【案情】

    謝某某(男)與楊某某(女)系同村居民,經介紹相識后于1996年舉行婚禮,199712月登記結婚,婚后生育一子一女。雙方在共同生活期間矛盾不斷,謝某某曾在2013年至2016年期間五次起訴離婚未果。20176月,謝某某再次提起離婚訴訟。數次離婚訴訟,楊某某均以謝某某有外遇為由,堅決不同意離婚,并多次喝農藥企圖自殺。

    連云港市贛榆區人民法院受理該案后,經走訪當地村民并與雙方子女溝通,了解到謝某某與一女子發生感情糾葛,一直在外地居住,對家庭及子女不聞不問,雙方積怨很深。基于此種情況,連云港市贛榆區人民法院委托聘請的家事調解員參與到案件的調解工作,家事調解員在法官的指導下通過案情分析確定案件癥結所在,針對當事人情緒偏激的情況制作調解應急預案,先后多次采取“背靠背”的調解方法與雙方當事人溝通交流,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經過多方努力,謝某某充分認識到自己的出軌行為對家庭及楊某某造成的傷害,并主動提出愿意在子女撫養和經濟上給予楊某某補償,而楊某某亦走出偏執情緒,放棄拿婚姻賭氣的想法,同意與謝某某和平分手,雙方就此達成離婚協議,謝某某也主動履行了協議約定的金錢給付義務。

【點評】

    家事案件屬于身份關系訴訟,具有鮮明的道德性和倫理性,很難以權威性的裁判來分清是非,因此調解仍然是貫穿家事案件審判的首選方式。最高人民法院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試點工作機制要求不斷創新家事審判模式,探索引入家事調查員、家事調解員、心理疏導員為一體的“三員”機制,不斷提高家事審判的司法服務和保障水平,探索家事糾紛的專業化、社會化和人性化解決方式等,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形成有效社會合力,切實妥善化解家事糾紛。江蘇法院大力強化家事案件的調解力度,創新法院主導、多方參與的調解工作機制,構建多部門廣泛參與、協同化解的立體式保護網絡。加強家事糾紛調解隊伍建設,聘請在基層社區具有較高威望、具有一定社會閱歷、擅長做群眾工作、熱愛家事糾紛調解工作的人員擔任家事調解員,針對家事糾紛具有強烈情感屬性和倫理屬性的特點,充分利用家事調解員在情感處置、社會閱歷、人性觀察等方面的專業優勢,作為司法輔助人員配合法院全程參與家事糾紛調解工作,讓更多當事人感受到家事審判特有的司法柔性和人文關懷,讓法院裁判更具有社會公信力。

感情冷靜期  多為家庭和睦創造一個可能

【案情】

    馬某(男)與鹿某(女)于2006年登記結婚,婚后育有一子一女。2012年,鹿某患精神類疾病,馬某不離不棄,經過治療,鹿某基本痊愈。2015年以來,鹿某娘家人情往來開支較大,雙方因禮金數額問題多次爭吵。20174月,雙方分居。20176月,馬某向法院起訴要求離婚。

    徐州市賈汪區人民法院認為,本案雙方克服挫折,攜手走過十二年,實屬不易。夫妻二人感情并未破裂,只是因為生活瑣事造成隔閡。馬某提出離婚,過于草率。希望雙方在六個月的感情冷靜期內,反思自己的言行,走出賭氣和不理智的負面束縛,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通過溝通化解矛盾。遂判決駁回馬某的訴訟請求。

【點評】

    感情冷靜期制度是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的又一項創新舉措。通過給雙方當事人一段感情冷靜期,旨在緩解夫妻雙方的對立情緒、給予夫妻雙方反思自我、化解矛盾的空間與時間,正確甄別“婚姻危機”與“婚姻死亡”,促進危機婚姻向和諧婚姻的轉化。感情冷靜期主要針對的是夫妻矛盾沒有根本解決,尚需時間進行思想轉化和行動改變,暫不具備和好條件的危機婚姻。感情冷靜期在審判中的運用給予了夫妻雙方緩沖情緒的空間,根據個案的不同情況,可以采用心理咨詢、家事調解和家事調查等疏導措施介入治療、修復夫妻感情,糾正當事人錯誤的認知和行為模式,以期在冷靜期滿后,能夠更加理性的作出是否離婚的決定,通過“以時間換空間”的做法挽救危機婚姻,盡可能實現夫妻關系轉好、家庭和睦狀態的回歸。即使雙方在冷靜思考后最終選擇結束婚姻關系,亦能以健康、平和的心態處理子女撫養、財產分割等一系列后續問題。

監護權證明書  彰顯司法溫情

【案情】

    王某(女)今年47歲,早在1992年即患上精神分裂癥,無法正常上班和生活。2014年底,王某又不幸患上嚴重的格林巴利綜合征,導致四肢癱瘓,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由于單身無子女,父親去世,母親年事已高,王某一直由三個哥哥和一個姐姐悉心照顧,其中又數二哥王某某對妹妹照顧最多。王某原為一名公職人員,病退后仍有工資收入,但當王某某為妹妹辦理支取工資等個人事務時,常常陷入需要證明“我是誰”的尷尬境地。由于王某無法表達意志,王某某經常需要跑好幾趟,準備繁瑣的證明及授權委托書等材料,才能辦結相關銀行業務。對此,王某某苦不堪言。為了更方便照顧妹妹,在征得其他幾個兄妹的同意后,王某某于20179月訴至徐州市銅山區人民法院,申請認定王某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并指定自己為監護人。

    徐州市銅山區人民法院認為,王某患有精神分裂癥二十多年,現已四肢癱瘓,生活不能自理,多次住院治療,目前仍存在精神分裂狀態和四肢癱瘓情形。受其精神癥狀影響,其不能辨認自己的行為,不能表達自己的意思。結合鑒定結論、庭審情況及現場觀察情況,應認定王某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根據王某的生活現狀和長期以來親屬對其照顧情況,結合其他近親屬意見,王某某作為監護人能夠使其得到更好的照顧。遂判決宣告王某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指定王某某為王某的監護人,并向王某某出具了監護權證明書。

【點評】

    2017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等15部門在《關于建立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聯席會議制度的意見》中明確,最高人民法院將指導地方各級法院推行離婚證明書制度,并進一步探索與民政部門建立信息共享機制。監護權證明書與離婚證明書類似,依據生效法律文書制作和頒發,與法律文書具有同等效力,是深化家事審判改革的創新之舉。監護權證明書采用加厚特殊紙張制作而成,類似工作證件,上面僅載明申請宣告無民事行為能力案件雙方當事人身份信息、生效法律文書案號、類型及生效時間等必要的證明信息,并加蓋法院公章以示權威,用以證明指定監護人這一身份事實,并不涉及當事人起訴答辯的爭議經過、監護資格確認的訴訟過程以及當事人感情糾葛和個人隱私。當事人持監護權證明書,在辦理戶口遷移、銀行取款、房產買賣等實務時,無需向相關單位再行提供判決書,化解了當事人的尷尬,更加全面地保護了當事人的切身利益,體現了為民情懷,也彰顯了司法溫情。

杜絕家暴刻不容緩 保護令對施暴者說“不”

【案情】

    杜某(女)和趙某(男)于2003年相識戀愛,雙方結婚后生育一子一女。趙某性格暴躁,好酒、好斗,婚后因家庭瑣事經常毆打杜某。杜某不堪忍受,于20172月向徐州市賈汪區人民法院起訴離婚。訴訟中,趙某對家暴事實供認不諱,并承諾改過自新,同時愿意接受人身安全保護令的約束。徐州市賈汪區人民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禁止趙某以任何形式對杜某進行毆打威脅,并將人身安全保護令送達給雙方當事人,同時要求特邀人民陪審員劉某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執行情況予以監督。基于趙某有悔改表現,法院為給予其改過自新的機會,判決駁回了杜某要求離婚的訴訟請求。然而好景不長,判決生效后僅四個月,趙某再次毆打杜某,杜某不得已再次起訴至法院,堅決要求與趙某離婚。

    徐州市賈汪區人民法院認為,趙某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對杜某再次施暴,杜某起訴離婚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七項的規定,雙方感情確已破裂,應準予離婚。趙某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違反了《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四條的規定,對其作出拘留決定。

【點評】

    家庭暴力是行為人以毆打、捆綁、殘害、強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給其家庭成員的身體、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傷害后果的行為。近年來,家庭暴力成為全球性的熱點問題,我國家庭暴力現象也逐漸呈現嚴重化和普遍化的趨勢,而其中以婦女、兒童為主要受害群體。家庭暴力是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破壞家庭和諧、影響社會穩定的殺手,懲罰施暴者、保護受害人是立法和司法義不容辭的責任。我國婚姻法明確禁止家庭暴力,規定配偶一方對另一方實施家庭暴力,經調解無效的應準予離婚,當存在家庭暴力等危及人身安全的現實危險時,也不受六個月內不準再行起訴離婚的期限限制。為使正遭受或面臨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得到及時有效的救濟,2016年31日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進一步確立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申請方式、形式、管轄、申請條件、保護令種類、保護措施、期限、送達、執行等內容做了具體的規定,同時明確對于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視情節輕重,處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從而構建起完整全面的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人身安全保護令在施暴者與受害人之間設置了一道隔離墻,通過司法干預手段,加強對施暴者的威懾和制裁力度,有效消除和制止人身安全隱患和家暴行為,旗幟鮮明的向家庭暴力行為宣戰,對于保障訴訟活動的正常開展亦具有重要意義。

父母被撤銷監護資格  村委會兜底監護

【案情】

    小華(化名)系如東縣岔河鎮某小學四年級學生,品學兼優,其母李某系無民事行為能力人,2015年7月,小華的父親王某帶著李某離家出走。后小華的生活起居由其外公李某某照料。因李某某早年患有腦梗,其妻系腦癱患者也需要照料,巨大的生活壓力下,曾服農藥自殺,后雖經搶救,但生活已無法自理。小華的奶奶早年去世、爺爺年事已高,亦無能力照顧小華。20176月,如東縣岔河鎮龍鳳村村民委員會作為申請人以王某對小華長期不盡監護責任、嚴重影響小華的身心健康為由,向法院請求依法撤銷王某的監護人資格,指定如東縣岔河鎮龍鳳村村民委員會作為小華的監護人。

    如東縣人民法院認為,王某作為小華的法定監護人,長期離家在外,對小華的生活、學習情況不聞不問,既不托人照顧,也不支付任何撫養費,在小華的外公李某某因年老多病無力照顧的情況下,仍然毫無音訊,其行為已經嚴重損害了被監護人小華的身心健康,侵害了小華的合法權益,故王某不宜再擔任小華的監護人。遂判決撤銷王某對小華的監護人資格,并指定如東縣岔河鎮龍鳳村村民委員會擔任小華的監護人。

【點評】

    未成年人不是父母的私有財產,可以關起門來任憑處置或置之不理,他們是祖國未來的希望,是社會成員的一分子,也享有家庭生活中最基本的民事權利保障。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監護人,有保護被監護人的身體健康,照顧被監護人的生活,管理和教育被監護人的法定職責。監護權既是一種權利,同時也是法定義務。父母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的,國家機關在追究父母法律責任的同時,有權撤銷其監護資格,同時應從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長的角度,另行指定有關組織和其他依法具有監護資格的人擔任監護人,從而使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得到充分救濟和保障。《民法總則》第三十二條規定:“沒有依法具有監護資格的人的,監護人由民政部門擔任,也可以由具備履行監護職責條件的被監護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擔任。”由國家機關和社會組織兜底監護是家庭監護的重要補充,是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堅強后盾,符合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基本原則,同時也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創造良好的生存環境。

非婚生子欲繼承遺產  婚生子女無義務配合做親子鑒定

【案情】

    陸某某(男)以其系已去世李某的非婚生子為由,將李某的妻子張某、兒子小榮(化名)及女兒小娟(化名)訴至法院,要求繼承李某遺產。作為繼承人之一的張某到庭應訴,認為陸某某系覬覦財產而捏造事實,請求法院駁回其訴訟請求。庭審中,陸某某的母親到庭陳述陸某某是四十八年前其與李某戀愛期間所育。由于被繼承人李某已經去世五年,陸某某要求與李某的婚生子女小榮或小娟做近緣性司法鑒定,否則應當推定陸某某所主張身份關系的成立。

    溧陽市人民法院認為,本案繼承訴訟相對方為陸某某與被繼承人李某的妻子及兒女,而非李某本人。推定親子關系的規則僅能適用于親子關系訴訟的相對方,不能隨意擴大適用主體的范圍,李某的婚生子女無義務配合陸某某做親子鑒定。陸某某未能舉證證明其為被繼承人李某的合法繼承人,遂判決駁回陸某某的訴訟請求。

【點評】

    親子關系訴訟屬于身份關系訴訟,主要包括婚生子女否認之訴和非婚生子女認領之訴,即否認法律上的親子關系或承認事實上的親子關系。現代生物學技術的發展,使得DNA鑒定技術簡便易行,準確率較高,對于認定當事人之間是否存在親子關系起到極其重要的作用。維護親子關系的安定、婚姻家庭的和諧穩定和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最大化是人民法院審理涉及親子關系案件時應遵循的基本原則,裁判者不能一味地追求血緣真實而忽略當事人在常年共同生活中形成的親情,損壞當事人現存的家庭模式和現實生活利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二條規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證據予以證明,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張成立。當事人一方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并提供必要證據予以證明,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一方的主張成立。”該條所確立的親子關系推定規則應建立在主張方提供初步的存在親子關系的必要證據的前提之下,且嚴格將適用主體范圍限定在父母子女之間,而并不適用于兄弟姐妹之間。婚生子女并無配合非婚生子女進行親子鑒定的義務,更無親子關系推定規則適用的余地。身份關系具有鮮明的道德性和倫理性,又與財產關系緊密相聯,隨意擴大親子關系推定規則適用主體的范圍不符合法律及司法解釋的精神。

不符合法定事由,離婚協議中子女撫養費約定不得變更或撤銷

【案情】

    徐某(男)與任某(女)婚后生育兩子徐甲、徐乙。此后徐某與任某登記離婚,簽訂離婚協議一份,除了對房產、股權進行分割外,另行約定兩子徐甲、徐乙均由任某撫養,徐某每月給付撫養費20000元,直至兩子18周歲止。此后,徐某未按協議約定給付撫養費,任某多次催要未果。任某作為徐甲、徐乙的法定代理人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徐某按照每月20000元的標準給付撫養費。徐某則認為離婚協議內容是任某起草,簽訂之時雙方有激烈爭執,情緒比較激動。協議中約定的徐某所分得的一處營業場所已經終止經營,相關收益已經極大減少,無法按照離婚協議的約定給付撫養費。任某對此不認可,認為是徐某捏造的事實,不同意變更離婚協議中的撫養費數額。

    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法院認為,雙方應履行離婚時對子女撫養權及撫養費達成的離婚協議。徐某所稱收入減少的事實,證據不足,不符合變更撫養費的條件,不能采信,徐某遲延支付撫養費于法無據。遂判決徐某應按照離婚協議的約定以每月20000元的標準給付拖欠的撫養費,此后亦應按同等標準給付。

【點評】

    夫妻協議離婚時達成的離婚協議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只要其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認定為合法有效,對男女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離婚協議是夫妻雙方權衡利益、考量利弊后就婚姻關系解除、夫妻財產分割、子女撫養問題等達成的“一攬子”協議,非經協商一致,一方不得擅自變更或撤銷離婚協議的約定,尤其是涉及未成年子女撫養費的給付問題,更應進行嚴格審查。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一方以經濟狀況發生變化為由要求減少撫養費的,應提供充足的證據,審判實踐中應綜合考慮離婚協議對財產及債權債務的約定情況、不直接撫養子女一方現在的工作和收入狀況、財產變動情況等因素進行嚴格審查,不直接撫養子女一方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實際經濟狀況明顯低于離婚時的經濟狀況導致無力按照約定數額支付撫養費的,其關于變更或撤銷撫養費約定的主張不能得到支持,以彰顯誠實信用原則,充分保護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權益。此案例已入選中國法院年度案例。

<strong style="m

來源:省法院民事 審判第一庭黨支部   作者:省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黨支部   編輯:李昂
  最新文章>>
工委簡介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機關作風投訴 | 網站投稿
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70號江蘇省委省級機關工作委員會 E-mail:[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10031250號
二人麻将技巧 上海岳游街机电玩捕鱼 北京幸运赛车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 贵州快3群 河北11选5走势图带坐标 快乐飞艇开奖记录 皇冠真人龙虎斗 小说赚钱平台微信提现 青海11选5今天走势图 骨牌牌九游戏单机下载